您的位置:位面小说网 > 原创小说 > 御妖萌妃绘事录 > 第六章 追求者间的斗争,受害者是路人(1)

第六章 追求者间的斗争,受害者是路人(1)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 / 举报更新太慢

    在天光庆典期间,花晓晓与其他樊花宗族的族人一同住在城里别院。

    和九爷告别后,她回到她被分配到的房里,将今晚逛街时九爷送她的物品一一收拾好,分门别类小心地置入箱中。

    好不容易折腾完,她挥手抹去额际薄汗,拿起木桌上的木牌子看着,上头已盖了大半的红印,估计再逛个一两趟就能换得这次天光庆典的礼品。

    第一次这般自在地游玩,她觉得很新奇,很有趣,难怪妲甄她们老是跑来人间闲逛。

    在路上也碰到好几个流浪妖怪,她和它们打听了一下金蜘蛛的事,可惜蜘蛛们似乎平日作风比较低调,被问到的妖怪没一个知道拥有金色纹路的金蜘蛛,也不晓得最近是否有蜘蛛妖怪失踪了。

    把木牌子收入随身的锦囊里,阿布扭着身子凑过来,肚子上写着:有流浪妖怪排队了,要处理吗?

    花晓晓点点头,问:‘排到几号了呢?’

    阿布:拾参号。

    她有些讶异:‘这么少。’前镇子她只是到书坊,就有二十几只妖怪缠着她回宗族府邸,她以为庆典上会遇到更多。

    阿布点头:今天排队的妖怪数量很少。

    她歪歪头,很疑惑:‘这儿人多应该会有许多流浪妖怪,还是是被其他宗族的人驱赶走了呢?’

    阿布摇头,回:不清楚。

    ‘嗯……那今天用井水好了。’水质越好越纯净的水,维持通道的时间就越久,今天妖怪数量少,井水就足够了。

    花晓晓暂时把疑惑放在一边,匆匆地开始准备开启妖界通道的器具,这一忙,还是一路忙到了午夜才得已歇息。

    ##

    隔日。

    镇场协助指挥的花鸢儿,心情五味杂陈。

    天光庆典的次日,轮到樊花宗族的祝祷仪式,花晓晓被唤来帮忙,但说是要帮忙,到最后还不是抱着大鲇鱼,在一旁悠闲偷懒地睡了个好觉……

    嗯,在普通人眼里是这么回事。

    可实际上……

    初听闻正宗长下令要花晓晓今天回来帮忙时,花鸢儿心底并不认为花晓晓能帮上什么忙,其他人显然也是如此,所以在见到花晓晓睡着后,小妖怪们仍主动帮忙道具的布置,甚至不辞辛劳地来回帮他们接递东西时,他们彻底震惊了。

    天光庆典每日皆会安排不同的宗族举行祝祷仪式,也因为如此,这项传统变相成了让各宗族耀武扬威的大日子。

    为了张扬宗族的能力威势,各项法器绝不能马虎,连周围布置用的布帘桌椅,亦作工精细、典雅华贵。依他们宗族的实力,准备这些东西当然不是问题,不过要将东西从她们暂居的别院府邸移至场地,再架设起来,也是项费时费力的大工程,再加上前一日有别的宗族举办仪式,导致他们无法提前准备完全,只得在当天尚蒙亮时,赶忙爬起完成后续的工作准备。

    这时,花晓晓的小妖怪们大大派上了用场。

    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纵使这些妖怪无法碰触具有强大法力的仪式法器,它们仍能迅速帮忙搬运那些繁多零碎的装饰物和笨重庞大的木板架子。在众多妖怪轮番上阵,马不停息的帮忙下,他们原本估计要花上两个时辰的作业,一个时辰便完工了──虽然途中吓着一小部份的路人,还好在他们面不改色,宣称这是使用法术的合理理由下,路人的惊吓便纷纷转为崇拜崇敬,让他们赚了一狗票名声威望──只不过,他们在那边辛苦老半天,妖怪的正主儿却只要在一旁呼呼大睡就行,让他们看了是各种羡慕与心里不平衡。

    听说御妖师得透过休息恢复提供给妖怪的法力,可这群妖怪怎那么听话呀?感觉御妖师……似乎也不赖呀?

    这念头在众人脑海飘过,旋即惊悚地掐灭了心思。

    呸呸,不管怎么说,御妖师绝非正道!

    ‘呵呵,樊花宗族的人,竟倚靠一群妖怪做事呀!可真有志气呐。’温润悦耳蓦地响起,却说着夹枪带棍的讽刺话。

    一听到这嗓音,所有人立即挺直背脊,转过身,杀气腾腾地瞪向那一身洁净白衣,相貌清俊却有着一双狭长凤眼的男子,各个进入备战状态!

    ‘呦,是聿月宗族的大少爷呀!昨日好像没见到你站台啊,啧啧,可真清闲的让人羡慕呢。’主炮手,樊花宗族的仪式主掌人左宗长率先迎回第一炮。

    聿月宗族是他们樊花宗族的长年劲敌,与他们的作风不同,聿月宗族行事相当高调,也有几位在朝中任官,事实上,这名白衣男子月卿言就是当朝的御用祭司之一。

    聿月宗族与樊花宗族皆专精于五行法术与祝祷,医理、卜算、武术剑术亦有所涉略。

    但就在这几年,两宗族各出了一名奇人,一是擅长御妖术的妖怪公主花晓晓,另一就是擅长卜卦神通术的草包公子月卿言,两人的共通点,就是一般的五行法术完全不在行,迫不得以只能走旁门左道,所以两人总时不时地被人拿出来比较做文章。

    呃,不过就评价上,草包公子还是比妖怪公主高出许多,毕竟前者是本国祭司──虽然是个号称专精神通术,实际却学得不怎样的草包。

    ‘哼,我们聿月宗族人才济济,我总得要给宗族的后辈们一些机会,才不会压抑了他们的发展……倒是你们,近年来才终于轮替到你们这些小喽喽出场,你们肯定很欢欣吧?之前都让正宗长花振楠亲自上场,哪有你们表现的空间啊?哎呀,话说回来,不晓得这次少了老大,剩下的小喽喽会办得怎样呢!’月卿言的嗓音极其温润悦耳,就算是一连串的讽刺话语,仍能说得宛如歌唱般极有韵律。

    ‘唉呦,难怪你们昨天办的零零落落,啧啧,原来是老大不在?哎,不对呀,我记得你们宗长可是亲自主持?再说,如果所谓的机会,就是像你那样当个陪笑的花瓶站在台上,那我可不屑去。’花鸢儿接下第二波攻势,迎头反击。

    他们详知内情的人都知道,月卿言能当上祭司,最主要的原因不是靠他那不怎么靠谱的神通术,而是那张舌灿莲花、能将死讲成活、怒颜讲成笑颜的嘴。

    所以这几年,月卿言虽然年年上台,但也不过是亮个相,摆出祭司高冷威仪,说说几句话罢了,真正的祝祷仪式完全没他的份,这对一名只专精于神通术的人来说,是件奇耻大辱的事,月卿言也耿耿于怀。

    ‘你说什么!谁花瓶!你这没礼貌、没气质的女人,难怪都到这年岁了,却还没嫁出门……’月卿言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炸开毛,愤愤辱骂,完全失了那股天生的清新气质。

    ‘喔,不好意思呀。是我眼光太高,你们聿月宗族的草包们,我半个也看不上。’花鸢儿打断他的话,凉凉地说。而这也是事实,近年来确实不少聿月宗族的族人上门向她求亲,只不过一想到要跟这家伙成为同族宗亲,再怎么俊俏优秀的人,到她眼里也成了妖魔鬼怪,二话不说立刻将这些人扫地出门。

    ‘说到婚配,月大少你也是高龄却仍未娶媳妇不是吗?我看该着急的是你,不是我呐。’她是二十岁了没错,不过月卿言已二十五岁了!

    ‘你……我、我这是有原因的!’可恶,这女人老是往他的痛处踩!

    ‘鸢儿,肚子饿了。’花晓晓揉着眼走过来,丝毫未感觉到现场剑拔弩张的紧绷气氛。

    昏睡到现在,她清醒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摸着饥饿的肚皮想找些吃的。

    听到花晓晓完全状况外的话,众人无言地将目光转投在超迟钝的花晓晓身上。

    月卿言见着她的模样,瞬间脸色大变,先是惊愕的瞠大眼,而后目光突然热意澎湃起来。

    ‘喂喂喂,花鸢儿,她是谁?’压低的温润嗓音含着难以压抑的热切。

    ‘怎么?你被吓到啦?’察觉到月卿言不对劲的反应,花鸢儿想起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甚少出外门的花晓晓,这草包公子大概是被花晓晓身上缠绕的阴暗气息吓着了吧?真没用!

    花鸢儿正想好好嘲讽他一番时,却被他给抢话打断。

    ‘嗯,确实被吓到……不,应该说是天大的惊喜!’月卿言兴奋地猛力点头。‘她就是我寻寻觅觅已久、梦寐以求的姑娘呀!’
推荐阅读: 同桌凶猛 欧神 史上最强赘婿 大讼师 九天神龙诀 顾少的独家挚爱 狩猎志 百万可能 坑哥妹 目标征服世界的反派组织,今日开始攻略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