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位面小说网 > 原创小说 > 求婚记 > 16
    唇舌纠缠之间,熟悉敏感带的江准熟练地舔舐那些地方,上颚、舌下、唇缘,舔到路壬被折磨得受不了,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从口腔到脚趾,浑身酥麻不已。

    他的手急切地往上伸,想解开江准的裤头,却在瞬间被逮住。

    江准松开唇,性感沙哑的嗓音沉声道:‘忍着。’

    路壬眼眶泛红,仰头看着他的表情可怜至极,都快被逼哭了。

    江准最后吻了下他的耳朵,走了。

    在空无一人的控制室里,‘唉──……’路壬大大叹一口气,揉乱了头发。

    ? ? ?

    晚上。

    路壬整天融入在海盗群里,四处帮忙打杂,顺便探听有没有什么资讯。

    春药的效果也渐渐在忙碌中冷却。

    他从海盗们兴奋的讨论中听说──江准谎称的宝藏地,就快到了。

    必须想点办法,绝对不能上岸,要是他们察觉宝藏是假的,肯定会毫不留情屠杀所有人。

    要赶在到达目的地前逃走,如果想连同人质们一起解救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再次引来海警!

    海警们不久前才被袭击过一次,第二次肯定会做好准备,不可能会输。加上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海上展开搜索令,要找到这艘大型邮轮并不困难,只要尽可能释放一点消息……

    路壬趁着打扫时,从上层到下层彻底研究过,这艘船没有对外的通讯装置,有的话可能只在船长的房间里。

    唯一有机会能释放消息的地方,就是控制室。

    控制室能让海盗船在方圆三十公里内释放出讯号,一方面可用来侦测附近船只,一方面可用来广播。

    如果他释放出讯号,那么海警便更有机会循线发觉,如果他们近日有积极扩大搜索,被找到应该不算难事。

    所以就连船长也害怕这点。

    听说船长最近为了躲避搜寻,特别把讯号给关闭,这点就足以证明这么做的成功机率很大。

    他只需要趁无人察觉时偷偷把它开启,接着就是静待时机。

    虽然最近控制室的大门都是深锁的,目的是防止任何人进入,但这点小锁根本难不倒连总统府都曾入侵过的路老板。

    当晚,他摸黑顺利潜入控制室,打开了讯号。

    功成身退后,他一直想告诉江准这件事,但,两人却一直没机会见到面。

    路壬不知道,在这几天,因为快到达宝藏所在地,为了防止上岸后两人逃跑,船长特别派人严密防守江准的行踪,不让这两人碰面。

    据船员描述,当时船长在下达指令时,表情特别阴沉悔恨:‘千万别小看年轻人、女人或老人,尤其像这种身手好的,哪时背后捅你一刀都不知道!想当年一时失策,被折磨整整三天……’

    因为如此,当路壬在餐厅寻找江准时,江准正被分配到上层指挥路线。

    而江准好不容易摆脱牵制,到地下室找他时,路壬却在厨房里工作。

    有时仅距离一墙之隔,却不知道人就在隔壁。

    当江准站在眺望台往下看时,有人先注意到路壬正要经过甲板,便从背后叫住江准,一个回头,路壬正好从底下走过去,就这么错过了。

    当路壬在甲板上拖地时,有人看见江准正要从转角走过来,便立刻叫他去楼下帮忙,路壬点头,浑然不知自己被刻意带开。

    一再的错过,更加助长想见面的念头。

    深夜,路壬溜出地下室,到甲板上看风景。

    四周漆黑一片,夜晚的海面只有漫无边际的黑暗,老实说没什么好看,但他就是心情烦闷想透透气。

    距离上次被吻已经过了两天,明明在同一艘船上,却连个脸都没看到。

    看来船长又开始监视他们了,别说是见到人,最近连一点消息都听不到,大概是刻意让小弟们避着他们。

    不知道那家伙过得如何?

    路壬趴在栏杆上,叹了口气。

    想见你。

    忽然间,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被吼,路壬吓一跳,差点掉进海里。

    他抬头往上看,上层甲板有人冲着他喊,要他快点离开。

    路壬心情更加烦躁,干脆往没有任何照明的船尾走,避开众人视线。

    虽然四周变得更黑暗,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但他无所谓,正要靠上栏杆继续发呆──蓦然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

    路壬再次被惊吓,差点下意识向后攻击,不过很快便发现那抹令人安心的气息,视线往下一瞥,卷起的袖口露出了他熟悉的臂弯。

    紧绷好几天的情绪瞬间溃堤,路壬彷彿窒息般倒抽一口气,又乍然吐了一大口气,向后靠上他的胸膛。

    吓死我了……

    静了好一会,路壬才能开口说话:‘你在这里做什么?’声音带了点鼻酸。

    ‘在想你。’江准不假思索地答。

    整个人被翻过身来,不知是谁先吻谁,意识到时两人已经激烈地拥吻在一起,彷彿要将彼此揉进身体里。

    江准低头吻上他的下巴、脖子和锁骨,吸得用力,让路壬差点忍不住发出呻吟。

    ‘呼、呼……’路壬急切地解开他的扣子,将手探进上衣里,抚摸着他的腰侧,线条分明的胸膛,最后缠上乳尖,感觉到男人轻轻一颤。

    他们撩拨着彼此的情欲,拚命宣泄着满溢而出的情绪。

    江准正在舔他的耳朵,从耳廓到里头,彷彿舔穴似的仔细滑过。

    耳边传来湿濡的水声、压抑的喘息,听得路壬欲火更盛,倏地转过头来,双手捧着江准的脑袋再次封住他的唇,含住他的舌头,轻轻啃咬,吻得深入,怎么样都不够。

    ‘呼、呼呼……’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才终于分开。

    路壬捧着他的脸,贴着鼻尖,蓦然失笑,‘呵。’

    江准也笑了,亲亲他的唇,一下,又一下,彷彿觉得还不够似的。

    激情稍微缓解后,路壬总算有心情开玩笑,顶起膝盖磨蹭他的下半身,笑得十分狡猾。

    ‘怎么这么硬?两天前的药效还没过?’

    江准带着性欲未退的低沉嗓音,道:‘对着你从没好过。’

    路壬一顿。不行,忍不下去了!这次放过他就不是男人!

    不管江准接不接受在敌人的地盘打野战,他如果不肯在外面干他,他就要自己上了!

    路壬手往下探,解开江准的裤头,直接握住早已硬挺的男根。

    江准没有拒绝,看着他上下套弄自己的勃起,然后手向后伸,在他的臀缝间来回磨蹭。

    路壬很满意,趴在他身上,轻轻呻吟着。

    ‘啊……快点!摸、摸我……’

    江准显然不若外表这般冷静,路壬话都还没说完,他的中指已经捅入后穴,直戳他的敏感点。

    ‘啊!’路壬忍不住叫出声来,立刻被江准用唇封住。

    手上的动作没停,中指快速抽插着,抚慰他的嫩穴。

    久未被侵犯的穴口比以往还要敏感不堪,随便勾弄两下就兴奋地扭腰,发出让男人难以自制的叫床声。

    ‘唔、不够……再来……’后穴吃惯了巨大的男根,手指对他来说根本不够解渴。他早已被撩弄得失去平时的羞耻,满脑子只想要更多,说出淫荡的央求。

    又加了两根手指,他舒服地哼了一声,同时握紧手中灼热的根部,听见男人也喘了口气。

    尽管自己意乱情迷,下意识仍记得要让爱人舒服。

    柔软的掌心紧紧包覆着男根,指尖挑逗顶端,顺着男人最敏感的系带抠弄,感觉龟口流出了浓稠的前精。

    听见江准的粗喘声,路壬全身的快感更加强烈,彷彿快窒息似的喘气,酥麻感从后穴、腰际,一直蔓延到勃起,只差临门一脚就要迸发出来。

    ‘不要……快射了……’

    江准没有松手,反而加快了动作,逼他出精。

    他知道要是自己发泄出来,八成就这样结束了,这家伙不会继续做下去。

    路壬猛然推开江准,趁他没防备时压住肩膀,让他靠在船舱上,同时蹲下身,含住了他的勃起。

    江准没料到路壬会这么做,浑身一僵,感觉自己被激烈地吞入柔软湿濡的口腔里,不断上下套弄,或紧或松地抽扯他的欲望。

    熟知爱人敏感带的路壬很清楚如何让男人失去理智,他一手搔弄着囊袋,另一手握住根部旋转摩挲,嘴巴向下套的时候舌头舔过脉络,往上拉的时候在前端用力一吸。

    ‘唔。’果不其然,男人的手稍微用力地按住了他的脑袋,揉着他的头发。

    当舌尖再次滑过系带,在龟口一舔时,江准蓦然挪开他,反身将他压在船舱上。

    这个角度上层甲板看不到,只是旁边随时可能会有人走过来,但久未燃起的激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江准脱下他的裤子,纤长的指尖再次插入他的后穴,来回戳弄扩张。

    知道勾引得逞的路壬暗自偷笑,发出愉快的低吟,撅起光溜溜的臀部等着被侵犯。

    在海上做爱是第一次,而且是在户外甲板上,更别提还是在敌人船上偷偷摸摸地来,感觉特别刺激。

    ‘嗯……啊……好、好了……可以了……’觉得扩张得差不多了,他已经很习惯被侵入,便晃了晃屁股说道:‘快点。’

    本以为那家伙也早就忍不住,巴不得快点捅入,但等了老半天,身后却没动静。

    路壬疑惑地回头,看见江准像吃不到糖的孩子般,眉尾下垂地看着湿润诱人的臀缝和自己坚硬的勃起,默默道:‘没套子。’

    ‘……’

    又不是没直接做过!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个!

    ‘船上,不方便清洁。’

    啊?你就不能像言情小说男主角那样精虫冲脑就直接上吗!

    虽然他知道江准是替他考虑,但是……‘如果你现在喊停我真的会去跳海。’路壬背对着他,说得无比沉痛。

    天啊,我的一世英明……要跟自家老婆上床还要用威胁的……

    ──※其余后续请见个人志《求婚记》──
推荐阅读: 同桌凶猛 欧神 史上最强赘婿 大讼师 九天神龙诀 顾少的独家挚爱 狩猎志 百万可能 坑哥妹 目标征服世界的反派组织,今日开始攻略异界!